上一篇:直降5000元 大连锐铃宽体轻卡版热销中 下一篇:没有了

北京二环内最后一家人才市场搬离虎坊桥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21-09-14  浏览 次  

  8月3日,虎坊桥,虎坊桥人才市场原址,一位来北京找工作的男子在看门口的市场公告。今年4月份,虎坊桥人才市场搬迁。新京报记者王嘉宁摄

  “中低端劳务人员的首选招聘场所,外来务工人员下火车直奔的劳务市场”,对于许多老北京而言,这句描述虎坊桥人才市场的线日记者从西城区陶然亭街道了解到,为消除地区安全隐患,虎坊桥人才市场已经关闭且完成清退,自此,北京二环内最后一家人才市场消失。

  虎坊桥人才市场的原址位于虎坊桥路7号,北边有工人俱乐部,而朝南不远则是北京职工服务中心。昔日的火热已经褪去,现在,市场入口处两扇不大的铁门紧闭,铁门外白纸黑字的公告称,会场已于4月搬往赵公口人才市场。

  公告上提到,本会场自4月18日起搬至赵公口人才市场,地址位于南三环中路67号手拉手尾货商城B座三层赵公口人才市场,每周设置专场招聘。

  记者向附近安保人员询问路线,随后穿过北面的工人俱乐部,走进铁门内侧。两把铁锁早已生锈,而从铁门处往里,则是一条长约百米、宽约五六米的小道。小道左侧为一排平房,多为餐饮店,不过大多已被红砖和木板封住店面与窗口,仍营业的只有两家;右侧则是工人俱乐部,时不时有职工打开侧门,在台阶上吸口烟。

  能找出往日人才市场痕迹的,唯有小道尽头分设道路两侧的两长排布告栏。布告栏遍布灰尘,大多空空如也,只有两三块仍有招聘公告没取下,其中一则写着某O2O企业招聘上门洗车技师,试用期底薪4000元等信息。

  记者询问附近工作人员,得知小道西北处紧挨布告栏的一栋低矮楼房,即是原人才市场办公处,“早上8点开门,下午4点左右关门”,然而随着市场撤出,此处也早已人去楼空。

  陶然亭街道福州馆社区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虎坊桥老居民眼中,虎坊桥人才市场不仅限于“门内”的市场,“门外”聚集的外来务工人员也是其一部分。随着聚集的务工者越来越多,也发生了酒后滋事、滞留露宿等问题,社区开始时常接到居民投诉,反映虎坊桥人才市场扰民,而因产权单位和承租公司的房产租赁合同尚未到期,人才市场一直开到了今年上半年。

  为加强市场周边地区的治安和环境秩序,2015年开始,陶然亭街道在市场外设置了治安巡逻岗亭加强治安。据陶然亭派出所统计,仅2015年第四季度,辖区涉及虎坊桥人才市场的110警情就有107件,占派出所全部接报110警情的10.3%。其中,酒后滋事警情67件,打架警情26件,各类纠纷警情14件。

  对此,陶然亭社区向附近居民及企事业单位收集意见,并与虎坊桥人才市场产权单位——北京市总工会沟通,反映市场现状及存在的突出隐患。

  今年4月18日,北京市总工会依法正式收回了承租公司的办公用房,并由陶然亭街道租用其6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,未来将建成为老服务和文化活动阵地。

  人才市场及其旁边的金沙剧场门前,是一大块空地连接着街旁绿植,虽然市场早已关闭,在绿茵下仍有二三十名外来务工者或坐或卧。他们身边堆放着行李,偶尔能见到行李下露出印有“招聘”或“简历”等字眼的纸张,其中一部分人三五成群,用打扑克或下象棋来消磨时间,也有求职者与用工者探讨出工时间与薪酬待遇等问题。

  一位在大兴区某饭馆的李老板告诉记者,人才市场虽然撤市,这群人却一直盘桓不去,早就成为附近的“熟面孔”,他就曾在其中招过好几个,但最终都失败了。

  除了久久不散的“熟面孔”,也相继有“新面孔”出现在旧市场中。陈师傅家住山西雁门关,昨天刚到北京。他说,以前在河北的饭馆里给人配过菜,也曾打工养过藏獒,这次来北京是想找一份“工厂里的工作”。

  “之前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市场,出了火车站之后一路问了不少路人,才找到这儿,没想到市场已没有了。”被问到以后打算怎么办,他表示再找一找。

  成立于1993年的虎坊桥人才市场,其前身为宣武职业介绍服务中心,运营初期,能为技工、销售、导购、后勤、家政等专业人才提供相应就业岗位。2003年,北京东方汇佳人才服务有限公司接手该市场,喊出了“不分年龄、不分学历、不分男女,只要50岁以下身体健康者,都会安排相应工作”的职介口号。

  “我记得是九几年的时候,当时人才市场的旁边有一所职业技术学校,培养电工之类的技术人才。”她介绍,学校夜间授课,而她所在的单位那时还有一些电工同事前去为学生授课,从那时起,就有相关企业前去招聘职工,渐渐地,那里开始出现人才市场。

  “那以后一直很火热,外面总是乌泱泱一大片人,一年到头都是,只有过年时清静两天,等过完年了,很多外地务工的人背着大包小包就来了。”张阿姨说,从早上六点多开始,拿着传单招工的、背着行李求职的,就将人才市场与其旁边大剧场门前的小广场堵得水泄不通,一周中尤以周末、而一天中尤以上午11点之前最为火热,“挤得根本就过不去”。

  家住腊竹胡同的刘奶奶则记得,1996年、1997年正值“下岗潮”,有些同事下了岗,就去人才市场里找到了保洁、餐饮一类的工作。然而近两年,人才市场渐渐也不如先前火爆。

  “招人的也招不到合适的,找工作的也找不到满意的,这些来打工的外地人里头,我看年纪最大的都六十多了,搁我们早就退休了,他们没办法,必须干。”

  而随着大群务工人员的聚集,一些小商小贩也“闻香而来”。刘奶奶说,前来务工的人大多经济条件差,根本舍不得在饭馆里吃饭,有一些商贩看准了这一点,专门为他们提供便宜的饭食。

  “用一简易三轮车,上头摆几个大盆,里面放上饭菜,有谁买就用勺子盛出来。”刘奶奶说,这种小三轮上的食物没有任何卫生可言,但对于务工者来说,能承受的只有这种便宜的伙食:“一份也就八九块。”

  在她眼里,家门口这群外来务工者生活颇为不易,她还记得曾有务工者深夜在胡同里挨户询问是否需要保姆,希望得到一份工作,也有的务工者晚上无处可去,只能睡在附近的公共厕所里。

上一篇:直降5000元 大连锐铃宽体轻卡版热销中 下一篇:没有了